紐時集資行銷手段與文案反思 – 怎麼做可以更好 Let’s not #attack but #help

紐時集資行銷手段與文案反思 – 怎麼做可以更好 Let’s not #attack but #help

#ThisAttackComesFromTaiwan

這兩天如火如荼在FB瘋傳的紐約時報全版廣告集資活動,目的是『讓真相拆掉譚德塞對台灣的惡意攻擊。』

這個出發點跟目的都很好,所以想從操作面討論現前的做法是否可以達到想要的目的。

一、文案方式:

現在的標題,很聳動但其實很不恰當。

姑且不論Attack這個單字在西方社會與恐怖攻擊的敏感聯想,更多的是撰寫立場的問題,

這個文案站在一個假設: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譚德塞在罵台灣,所以台灣要為自己伸張正義

但事實上是,其實真的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多,更甚者,廣告投放的目標群體:紐約時報的讀者當中,關注且知道此事的人有多少?

如果是不知道這個大前提的人,看到這樣的文案,他所產生的第一直覺是什麼?

Attack ➡️我們現在遇到的Attack是什麼?➡️ corona-virus ➡️從台灣來

最後的結果就像是美國跟中國在吵肺炎到底哪裡來,台灣自己跳出來承認了。

要怎麼判知一件事情到底知道的人多不多,可以從這件事有沒有形成廣泛的『共識』來做觀察。

如果沒有覺得這是一件普遍被默認的共識,最好的作法就是假設目標群體並不存在你認為他應有的前提知識,簡而言之,不要期待看廣告的人會具備你認為他應有的知識,除非那個知識已經是常識。

二、投放廣告的方式:

回顧一下,這次在紐約時報投放廣告的目的是『讓真相拆掉譚德塞對台灣的惡意攻擊。』

那麼在紐約時報投放廣告這件事本身,能完成這個目的嗎?以及,相同的預算,有沒有可以更好達成目的的方式?

廣告投放,首先要考慮該媒體媒介類型及受眾大小。

報紙作為傳統媒體廣告,有著很好的象徵跟引起注意力的作用,但因近年報紙訂戶的大幅衰減,還有本身報紙媒介的限制,不論在受眾大小、或引起討論的廣泛程度,報紙肯定不會是首選。

為了達到前述的目的,在預算有限的狀況下,我會採取的作法會是:

在新聞平台發布電子廣告+發布全球新聞稿+Social Media Event

  • 新聞平台發布電子廣告:便宜、受眾廣、可信度高
  • 全球新聞稿發布:以客座編輯角度發布新聞稿,而非廣告,更能引起進一步討論
  • Social Media Event:FB、Twitter、IG上發起EVENT,深度傳達『真相』

會這麼做的理由是,譚德塞撬動的是以文化為基底的陷害,如此深重的歷史枷鎖,要去闡明真相,只靠一兩句反諷的字眼,是辦不到的。

如果預算充足的話,就會是這樣:

報紙廣告+新聞平台發布電子廣告+發布全球新聞稿+Social Media Event

新聞廣告具有良好的吸睛作用,但缺點是無法延燒跟深入,若預算充足,才會考慮加入報紙廣告來打頭陣。

總而言之,在紐約時報投放廣告、並進行募資是很好凝聚台灣向心力的方式,但對我來說,並不是達到能讓世界更關心這個議題的最佳解。

三、如果就是想在紐約時報放廣告,要怎麼做比較好呢?

我的答案會是,與其讓全世界看到台灣被誣賴有多委屈,還不如告訴世界台灣有用

現在的TAIWAN CAN HELP就是很不錯的標語。

解決私人恩怨最好的方式,從來就不是繼續在私人間的言語繼續拉扯,而是跳出問題才能解決問題。